当前位置龙海网> 文化> 文学艺术>正文

思美人

作者:文雨 来源:《龙海文学》 发布时间:2017-09-13
编辑:龙海文联 责任编辑:许燕燕 点击数: 字号:

我实习那年,是计划生育国策正与国民剑拔弩张的时期,大家都觉得我选了个特好的专业,只有我清楚每天面对上环、结扎的妇女各种恶咒时是什么样的心情,有的多女户结扎术做完不肯回家,直接住在指导站的休息室,紧接着就把一半的家当搬进来,说她下半辈子就是要赖政府了,各种找碴闹事,我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实习生担惊受怕天天有。

本来从学校搬到离实习单位不远的仙悦小区后,我有种从鸟笼中挣脱的解脱感。每天下班有逛不完的街,吃不完的烤肉串,在琳琅满目的商店前,即使没钱,我想站多久就站多久,全然不用担心晚点了会关校门。更美好的是想到不久后即将工作,会有源源不断的收入,那种心怀盼头的心情何止是开心,谁会去想象实习生活也需要战战兢兢。三个月过后,庞大的房租给了我当头一棒,我醒悟将来还没来,我活在没有任何收入的现在,很快就会在这个城市无法立足,这个时候向家里求援也得适当缩小额度,我赶紧在论坛和QQ空间,博客上发:“出租我的上铺,要求女性,气质女性优佳,开朗者更甚。就这样我征来了于乔。她的网名叫贝儿,诚意十足地给我留下手机号码。我们约见后,我为自己的苛刻条件折服,真不愧为我所求:高挑个儿,随意披着棕色的时尚卷发。长衫、哈伦裤显出她的纤纤细腰。看过了她,我在镜子前照了数回,不禁开始埋怨我的妈!

次日,帮她拉行李上楼时我开她玩笑:“要是楚王时代,你准是王后。”她咯咯而笑:“王后不诱人喽,哪朝的王后,皇后不宫锁愁怨,现在都是小三吃香喽。”对现实有这么深刻的认识,我更服了这个美而不骄的美人,但我心里暗暗希望她不是个小三货。

于乔是湖南人,典型的湘妹子,只要她在家做菜我就得“跑路”,那呛得让人难受的辣椒她就是百吃不厌,有时她会整出两份蛋炒饭,我就着白开水咽下,她呢,则就着几个红辣椒吃得有滋有味。知道我害怕,她每吃辣椒就故意在我面前晃那么几下,说她们辣妹子的皮肤就是那样吃出来的,害我信以为真,认真地研究了好一阵子辣椒的功效。

大约住了一个半月,公寓里开始不安宁了,保安每周都会打电话通知我们去领包裹。第一次我们都有点丈二和尚发懵,她说是我的,我说是她的,最终于乔摸着头脑下楼,捧着一束鲜嫩欲滴的火热红玫瑰上楼,花里夹着一张卡片,写的是于乔收,署名是一个叫“颜高”名字。跟美女同居“风险”肯定有,但我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颜高居然是于乔报考研究生的厦门大学助教,是只年轻的“海龟”,于乔说这个男人是个抠门货,她随口能说出几个他的抠门典故,做人是得节省,但抠到这么糗还真不值得。虽然助“教授”一职称让我对他的名字刮目相看,但听完他的某些故事我顿感懈劲。

于乔其实刚刚大学毕业,在一家外贸公司谋得一份财务工作,时常加班加点,不加班的时候她从不轻易下楼,更不逛街,她有一大撂看不完的书,我喜欢看她深夜台灯下抄抄写写,喜欢她把卷发挽起麻利地做宵夜,喜欢她换完衣服在镜子前转圈圈再叫我好好瞧瞧。她身上确实有很多吸引我的地方,唯独令我无法接受的是她猫眼一样的蓝色美瞳,每次都看得我发怵,在我强烈抗议下,她只好撤换。她乐观、上进且随和,相处时间不长,我们却知已知彼,情如同胞。她时常会关心我实习方面的情况,每晚入睡前我们都要深谈,我最喜欢的是听她说大学生活及走出校门后面对社会的种种感悟。

那个时候还没有手机,公寓里也没有装电话,于乔一个只能接收不能发送的BB机总在恰当的时候响起,但她从不回电话。她不下楼,那只可怜的“海龟”也就无从下手,大束大束的玫瑰花都是先在保安室“开放”再由我移到公寓里。屋里如果偶尔来束鲜花是值得开心的,但多了反而成了累赘,一大束的干枝烂叶垃圾桶放不下,要扔得专程下楼跑一趟垃圾箱,不忍心浪费她的考研时间,卫生大都是我搞的,次数多了我不禁向保安抱怨:“就不能叫他送点别的吗?”

第二周心形的德芙巧克力上阵了,我下班顺便带上楼,半路上我就拆开盒,迫不及待地吃上一颗,于乔却是一副“小不忍则乱大谋”地纹丝不动,只贯注她的压案卷。宵夜间她吃着面,就着几个红辣椒,吓得我口水直流不敢睁眼,赶紧再拿出巧克力,等我把整盒巧克力消灭了,才兴奋地对她说我这是在帮她的忙,这么大一盒巧克力要是她吃了肯定上火,影响熬夜,更影响复习!

后来“海龟”的礼品花样百出,只要是吃的全部攘入我口,于乔要保持身材,再说她除了对辣的食品不离不弃以外,甜品全然不能打动她的心,还好这点傻“海龟”并不知情。

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算是见识了。时过几月于乔说起那只“海龟”已经不那么反感。因为他会意外地递给她一份她正急需的资料、笔记什么的,还会在她要听课前为她占一个正中的位置。于乔开始会望着被我消灭掉的食品盒感慨:“那么抠门的人送这么多礼,也真难为他了”,也开始把他带入我们的聊天范围,从最初的傲然对峙到考后再研究,我仿佛为“海龟”看到了春天,这时我也开始想看看这个长情又痴情的男人到底长个啥样?

临近考期于乔接到家电说父亲突发脑溢血住院。她坚持了六天,考试后才回家,回家后她已经见不到父亲的最后一面。

于乔在家呆了二十天,不知情的“海龟”如期把礼物送到保安室。终于在第二个周末的下午,午休赖床的我被保安的电话吵醒,决定下楼会会那个具有斗角士精神的男人。可当我趿着拖鞋进保安室,“海龟”早走了,我望着车水马龙的大街目寻那极不可能的目标心里居然有点怅然!

从家里回来后的于乔象鲜花蔫了一般,每天无精打采地上班,回来就是窝在床上。女人是水做的,水也必得有它的源头,想想要是世界上没了云朵,会有雨吗,没有雨会有水吗?于乔的世界就是在这种不可思议的突变中末日下来。更残酷的是成绩公布出来,于乔落榜。现实有时就是祸不单行,本该当她保护伞的我在此时也掉落冰窟。轮到我上B超室实习时,我把人家胎儿的身长写错,医生看过单子跟家属说胎儿畸形,建议做人流,好在手术前医生建议重新做一次B超检查,胎儿是保住了,指导站负责人却认为我实习态度不端正,让我中止实习在家反思。在于乔回来之前我已在床上蔫了三天三夜。她回来以后我根本没有心思安慰她,每夜,我们辗转反侧到深夜,上下铺间发出各自的叹息,却谁也没有精力去过问谁。

无所事事更容易胡思乱想,我的心乱成套,不敢回家,不敢给家里打电话,我一边觉得只要我不说,双亲不知道就没事了;一边我又拼命想像他们知道事情后的种种后果。天知道心里藏事,无处发泄有多难受,每次想到就业我就感觉自己到了穷途末路,花着家里的钱,游荡在失望间,每天唯一做的就是在华灯初上出门散步,有一天路过天桥我真想纵身一跃,带着我的心事离开。只是想而已,我其实并没有跃身的冲动,却有人从左臂紧紧地拉住我。转身,我看到于乔,原来这几天我一出门,她就紧跟其后,默默无言并非真的不闻不问。她用她美丽的大眼睛盯着我,满是担忧,就是那一晚,我们在海浪拍堤的轮渡,把各自的心事掏空,很晚才回到公寓。事过多年,我一直记得那一夜,海风夹着泪水的咸涩和痛苦与快乐有人分享分担的愉悦。

在距离我失业满月只差两天的时候,我决定以我半桶水的技术出去找工作,这个世界只要我不放弃自己,谁都不可能抛弃我,不管现实如何摧残,我一定要混下去。整理心情的同时我也整理了我的床铺,才发现于乔的床板反面贴了很多小字条,都是些劝慰箴言,本来已收拾泪水的我重新开闸放水。我把这些字条收进钱包,干瘪的钱包即刻饱和起来,此刻它们是我的财富。

正当我为工作屡战屡败时,于乔也失业了,她由于精力不集中工作出了些差错,赔了笔钱公司才让她走。

不管她曾经表现得多么坚强,回来后她还是放声纵哭了一回,但只颓废两天。第二天临睡前她在笔记本电脑里打出一份计划,就这样把所有的不快掩埋了。扫去丧父之痛,失业之忧.从她心底蹦出的是由坚强支撑着的希望,她不易被打败,是的情绪可以隐藏,现实却不能,自己的路自己走,走出去路在脚下,不肯跨出第一步,路在何方?

第三天,东贸有个人才交流会。我们整装出发前她跟我击掌为盟,今天之内要有个交代。其实我心里并没有底。看着她斗志昂扬的样子,我觉得自己是大山旁边的一粒小尘埃,经不起抖动,更经不起开垦。

转了一圈,我便离开了人才交流中心,因为我知道投简历是不能解决我的问题,我最需要解决的是怎么继续实习,怎么向指导站的领导求情,怎么给学校一份理想的实习评荐才能领到毕业证书,后面才有资格谈就业。我就那样一个人茫茫然地走着。每一张从我身边擦过的脸孔都是陌生且朦胧的,繁华的街头有一处冷清那就是我的心。

走着走着想起早上出门前看过卫生间卡着一层厚厚的污垢,特别是那个马桶,整一张斑花脸,我打算启程回公寓,打扫卫生。

挡了辆私家车我就钻进去,师傅问了地址也没说价格就开车了,恰好路过工商银行ATM,想起钱包里只剩几块零钱,我便临时叫停,下车领了钱,回头我傻了眼了,一整排车都是差不多颜色,没记车牌号,我一下子不知要上哪辆车,看过几辆后,一个平头的年轻男子探出头向我打招呼,我拉开车门一屁股坐上去,车启动了,司机又问我去哪,我还是说仙悦花园,却没发现上错车了。

待我到仙悦花园门口下车付钱,才发现文件袋不在车上。另一辆车几乎是同一时间在我们旁边停下,摇下车窗后,司机朝我摆手大喊,走近一看我的文件袋在那辆车的后座上安静地呆着,我一时不知所措脑子里嗡嗡嗡地凌乱,拿还是不拿呢,拿了他会不会跟我要车费啊?在这个时候对我来说钱可不是小事,连小钱都是大事,是谁说的钱乃身外之物啊,我看那些都是刷卡消费的吧。愰忽间听司机说他有喊我,只是离得远我听不见,还说我在生活中一定是个“马大哈”,说着他从车窗递出袋子,我快速接过,不敢多言就走,恨不能立马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一路小跑进小区,后背凉嗖嗖的。还好,直到进小区门也没听见他嚷着要车费,我想应该是忘了!

刚进小区,保安把我叫住,说有份于小姐的东西让我帮忙拿上去。于小姐的东西来得太频繁了,我这时候感觉特烦。隔着窗玻璃,向保安扬起拳头:“告诉那不识相的假洋鬼子,姐这些天心情不爽,少来掺和”。保安显得很不高兴,也许“海龟”总是来寄东西他们也深感其烦。

于乔回来之前我已经把厕所冲刷得干干净净,在沙发上躺得象八爪鱼,四支分叉,头不抬,眼不睁,眼前却一遍一遍闪过刚才那个“中国好司机”,他的眉宇、他气定神闲的样子,好像还有点什么很吸引人。于乔开锁进门我就让她去卫生间观察观察我的丰功伟绩,她进去转了一圈出来告诉我她带了盒饭,我一下蹦起来,因为实在是饿了。坐起身才发现那个“中国好司机”站在沙发旁。我差点吓趴,尖叫着冲进卫生间,用力锁上门有好一会儿心神未定。我的尖叫把他俩也吓坏了,于乔使劲敲门告诉我他就是颜高,我在卫生间大喊:“这人是来讨钱的”。于乔听得莫名其妙。

我这才知道他们早已双双坠入爱河,不是今天,是之前。当颜高知道他送的零食都被我独吞居然怂恿我以后找个会送我零食的男朋友,可惜他的这句话后来并没有应验。

从别人口中认识一个人是件相当可怕的事,如果没有真实接触,从于乔口中说出的颜高一辈子都不受我待见,接触以后我了解到的颜高除了生活节俭以外相当有修养,他一边自食其力,还负责老家亲人一部分生活,又资助了老家一个特困生。我不止一次向于乔说原来颜高这么高大,我们差点误会他了。他们的恋爱关系在我的不断赞美中进展得很顺利,约会时我是电灯泡,要是他们没空见面我就当跑腿,每当我向他俩抱怨这个差事辛苦,颜高就会从旁边绕一大圈夸我,说我是人才,还带我去厦门大学泡图书馆,我一泡就是一上午,他们则不知所踪去浪漫。在颜高的打气下,于乔的研究生还要再考,我也在他的帮助下重返原单位实习。

在我一年实习期将满之际,颜高,于乔也开始谈婚论嫁,从他们那里我初次听到结婚要买房。这之前,在我的潜意识里结婚是结婚,跟房子是八杆子都打不着的事。由于结婚要一大笔费用,了解颜高家庭境况的同事建议他们先租房,买房之事日后再从长计议,于乔却始终一声不吭。最终颜高顶着压力东挪西凑把房子首付了,紧接着是结婚首饰,黄金首饰自然免不了,于乔硬是强加上一只当时我连听都很少听说的的钻石戒指,傻里傻气的我陪她逛逛挑挑后,对那颗闪着莹光的小戒指不以为然,记得我当时说得最多的是:“这颗小石子的钱都能抵得上一套黄金首饰了,你真傻。”于乔笑笑也回我一句“你真傻”!

也许我真的傻,结婚与房子有什么关系,爱情与石头有什么关系,我居然没有参透。直到今天在世俗里泡久了,我知道爱情需要面包伴驾,爱情还需要与金比坚,与石头比永恒。现在我变聪 明了,看到钻戒眼睛就发亮,那些亮晶晶的石头固执地长进我的眼睛里,而我却无比怀念一无所识的从前……!

推荐表顺利拿到手,领了毕业证书,我回到属于我的小城踏踏实实地当我的小市民,在特区大城市生活的于乔夫妇在于乔三番五次的建议下着手办理起出国手续来,再见于乔时她们的手续已全部办妥。这时,她已不如先前寡欲淡定了,言谈举止间透出一股难以名状的强势,甚至,她对曾经的生活有大把大把的抱怨,对国外却有着无限的暇想与憧憬。我惊讶地看着她美丽的眼睛,想从她的瞳孔里找到她曾经的简单却发现相去甚远。中国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不好了呢?“国外”一个代表着陌生与遥远的名词,她却愿意把未来和希望寄托给它!

我们终于没能在她出国前聊出欢乐或离愁,她擦拳抹掌的背后是对国内生活的种种厌弃让我们把这一次见面的温度降低到索然无味,我能说什么呢?什么都不能说,既不能挽留更不能打击她对美好蓝图的憧憬,只得知趣地告辞。

她们成行了,去澳大利亚,据说那里空气清新,宜居长寿。

时过十几年,我们无从联系,直到上个月我才辗转从一位退休的老教授那里知道颜高后来回国了,因为于乔留在澳大利亚,她把人与心都留给当地的一位男人……!这份判决是出国前就写好的,只是颜高不知情。

有的人结婚是为了一起走一条路,而有的人结婚是为了去走另一条路,这个过程必须得有一段桥为她过渡。我们裁判不了太多的是是非非,因为生活本身就是你情我愿!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时的心情:        《查看心情排行》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