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龙海网> 文化> 文学艺术>正文

皆大欢喜

作者:方志雄 来源:《龙海文学》 发布时间:2017-09-13
编辑:龙海文联 责任编辑:许燕燕 点击数: 字号:

张老汉的儿子张羽丰和本村妇女主任的独生女张菊英恋爱上了,这本来是一件大喜事,可张老汉自从儿子透了这句悄悄话以后,神魂好象丢了一半似的,常常闷闷不乐。张老汉有三个女儿,羽丰排行老四,他妈就是为了争这个儿子逃避计划生育躲在破窑子里难产死了。老汉又当爹又当娘,用奶粉一口一口保住了这张家唯一的香火继承人。四个幼小的孩子要拉扯成人,是要费多大的劲呀!所以,老汉一生勤俭,总把心思花在孩子们身上,自己省吃俭用,至今连间象样的房子都没有。这天早上,老汉照旧挑着水桶上菜园子浇水。走着走着,心思又上来了:菊英这孩子,不论相貌、才智在本村都是姣姣者,多少小伙子都攀不上,能被傻小子给泡上,是不简单。可咱丰儿也不错吆!再说菊英她妈早年守寡,母女相依为命,在村里大小也是个主任,日子过得红火,她舍得将女儿往咱这穷窝里送吗?嘿嘿,不可能,不可能!老汉一边想着,一边自个摇头,不想把一个人看傻眼了。“大伯,您这是……”老汉猛一醒悟,抬头一看,这不是张菊英吆!菊英上前亲切问道:“大伯,您这是上哪儿呀?”啥?我咋的上供销社来了!原来张老汉一路上顾思前想后,不觉走到了供销社的沟子旁,忽见张菊英,心里一急,一脚踩空,跌进了水沟里。菊英见状,急忙扶起张老汉。上了年纪的人,这一跌可不轻,老汉的腿一点也动不得。不好,一定是骨折了。张菊英二话没说,背起张老汉就往诊所里跑……

张老汉虽有三个女儿,都远嫁他乡。张羽丰大学毕业后,在城里一家台资企业工作,一星期只有二天回家。老汉自跌伤了腿,行动不便,张菊英便主动帮上了这个忙。老汉心里十分感动,觉得菊英是个好孩子,要是能把她要过来当儿媳妇,那该多好!可相形自比,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忧郁。

且说菊英的母亲王大妈,虽然在村里当的是妇女主任,啥漂亮话她没说过,可今儿捱到自家女儿的事,却犯难了。张老汉的儿子确实长得可爱,连我老婆子也看着喜欢,可就是家境一直翻不了身,都是因为多子女所害呀!再说张老汉的三个女儿都出嫁了,儿子是他唯一的伙伴,如果把他儿子招赘过门,他老哪里肯放手?如果把女儿嫁过去,我今后的日子又怎么办?嘿,都怪这丫头,什么小伙子不好找,偏找这麻烦让我如何解呀! 一阵心烦意乱,王大妈只觉一片茫茫,两眼呆呆地望着墙上的挂历,突然,眼前一亮,计上心来,我何不如此这般,再看看他俩如何……

再过二天,就是端午节了。张羽丰从城里买回一大串粽子,直奔张菊英家。王大妈把小伙子让进屋里,茶礼毕,羽丰说明来意:“大妈,前些日子多亏菊英照顾我爸,他老人家现在已经好了,特叫我来谢谢你们!”王大妈笑着说:“你爸也太客气了,这区区小事,应该做的吆!”停了停,王大妈忽然想起什么:“羽丰,你来得正好,大妈有一件事想请你帮着参考参考”“什么事?”羽丰急切问。“你稍等”大妈转身往里屋取出一样东西,递到羽丰跟前,羽丰双手接过一看,是一张英俊的小伙子照片,帅得象影视明星,王大妈说:“这是她二姑介绍给菊英,外地来打工的,还愿意入赘我家,最近我有些眼花,看不大清楚,你是菊英的老同学,就帮着指点指点,怎么样?”王大妈一边说着,一边偷着观察张羽丰,只见他拿照片的手不自主地抖动着,脸色煞红煞红,汗珠子一颗颗沁出额角,半晌说不出话来,王大妈故意地再叫了一声“羽丰!”“啊,大大妈……”“怎么样啊?”“菊英她同意吗?”羽丰突然冒出一句,王大妈早看出他的心思,故意拉长声音:“这……我还没跟她细说”羽丰一听,唰地来了精神,“那,依我看,结婚是年轻人的终生大事,应该尊重菊英的意见,长辈吆,只能提个建议,现在可不兴包办婚姻,您说呢?” 好小子,他反倒将我一军!王大妈心里暗骂了一声,故作茫然:“你看我象那种人吗?不过,有些事并不简单,菊英是我的独生女,嫁出去了,我往后的日子不是好孤单吆!”原来如此,这就是大妈的心病,张羽丰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困惑,他心里明白,两位老人都有同样一种心病,解决不好,和菊英的关系肯定会吹,怎么办呢?

张羽丰脑门一阵阵轰鸣,也不知是怎么走出大妈的家,回到家里,便一头扑在床上,张老汉感到奇怪,敲门也不开,恰巧,这时候菊英来了,羽丰勉强把门打开,两人对视了一下,羽丰无言地退回床上,菊英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啦?”羽丰仍然不答。“唔,你是为那张像片!”看来菊英也清楚这件事,不过听她语气这么轻松,八成是有什么主意,羽丰心里猜测着,菊英故意再添了一句:“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过些日子我妈就要带我去相亲”“那你还来干嘛”羽丰气乎乎地顶了一句。“告别呗,嘻!”菊英见羽丰满脸涨红,扑哧一声又笑了。“笑、笑,你还笑得出!”羽丰嗔道。菊英马上反口,“笑你个呆头鹅,遇事总是不动脑筋”羽丰突然听出话里有名堂,于是问道:“我又有啥不对?”菊英见羽丰语气缓和多了,故意逗了一句:“不赶我走啦?”羽丰委屈地:“人家什么时候赶你呀!” 菊英道:“那好,我问你,那张像片你看怎么样?”羽丰醋意十足地:“很帅,就象影视明星”。“他象谁呢?”菊英紧接着问道。羽丰心里好不耐烦,“这关我啥事啊!”菊英把一本电影画册递到羽丰跟前:“你看看他”,羽丰接过一看,啊,原来是他!怪不得有点面熟,顿时云开雾散,眼泪也笑掉了几颗。“原来大妈也开这种玩笑”羽丰笑着说。“她不是开玩笑“菊英正色道:“老人家是借题发挥,暗示条件,看来咱们眼前的焦点问题只有一个,是‘娶’还是‘招’,有什么办法能两全其美,使之皆大欢喜呢?”两小青年为了改变这千百年来遗下的传统观念,开始苦思冥想起来,过了好一阵子,羽丰突然提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于是两人便分头依计而行。

自从羽丰走后,大妈心神总觉得有点恍惚,菊英劝说: “妈,村头榕树公园每天早上有好多老人自发在练气功操,我看,您不如也去凑凑热闹,说不定对身体有益”大妈觉得在理,便釆纳了。第二天早晨,菊英便陪着妈妈来到了榕树公园,这里已经聚集不少老年人,使她惊讶的是一向保守不化的张老汉也挤进了这一行列,张老汉一见王大妈便大声叫道:“哎,大妹子,到这边来!”王大妈这才走到张老汉身旁,看着张老汉颇有节奏地比划,很感新鲜地问:“他大哥,您这是几时学的呀!”张老汉边比边说:“才早你二天,都是我那傻小子出的好主意,不过效果还挺不错的,饭也吃多了,睡觉特别香!”王大妈一听,打心里高兴“真的?可我不会呀”“没关系,我来教你,包你行!”就这样,两位老人从此便经常在一起,有时候兴起,张老汉还不顾天黑路暗的去找王大妈研讨运气行功的秘诀,久而久之,天南地北也不讳言了。张老汉的心情变得开朗了,人也变得年轻了许多。张羽丰看在眼里,特地给老爸买了一件漂亮的衬衫,想不到一向俭朴的张老汉二话没说便穿上了,呵,真是人怕梳妆,张老汉简直判若两人啦!

又是一个晴朗的星期天,菊英对妈妈说:“咱们很久没到城里逛逛”。于是俩人便搭车前往县城,晌午时分,菊英特地选择了一家饭馆,俩人往那雅座上一坐,巧了,张老汉和羽丰也同时推门而入。王大妈一见,便热情招呼:“他大哥,来,这儿坐,一起吃饭”。张老汉打趣说:“真是无巧不成书,想不到又跟你坐在一起了”。大妈问:“您今天是来……”“提亲”老汉笑着回答。“提亲?姑娘是哪家的?”大妈又问。羽丰插口答道:“呆会儿您会知道的”。大妈很不高兴,心里骂道,才几天没见,心变得好快呀!不行,我也得激激他,于是,王大妈也不紧不慢地说:“不怕你们笑话,今天我也是给咱闺女相亲来的!”说着,就随手往包里掏东西,菊英心里明白:“妈,我早把它带来了,这不”说着,把一本电影画册摊到大妈眼前,大妈打开一看,那张像片和电影剧照贴在一起,大家面面相嘘,大妈有点措手不及,暗暗骂道:“死丫头,竟然把老妈给算计了!”这时候,张老汉急打了个圆场:“大妹子,咱们实话实说吧,咱家那臭小子看上了你家闺女,今天,是特别来向你提亲的”“这……”王大妈被这突如其来的实话问懵了。张老汉接着说:“前一阵子摔伤了腿,要不是你家闺女悉心帮助和热情开导,我这顽固的老思想还不知啥时开窍呢,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我真得好好谢谢你呀!” “见笑,见笑!”大妈推辞着,张老汉越说越来劲:“嘿,我算想通了,以前总是想着多子多福,到头来,自己苦了一辈子还没享啥清福。现在好了,政府提倡计划生育,精精地培养一个,既轻松,又容易,家庭也富得快,这才真的叫享清福呢!”大妈也有所感触地说:“您老要是早几年觉悟,不是更好吗?”“还是孩子们说得对,生育只是一种义务,想孩子们的幸福,也要想老人的幸福,这样生活才有意义,要不,一辈子苦于操心孩子,孩子又一辈子苦于操心下一代,这苦日子还何时穷尽?!”张老汉说得唾沫横飞,羽丰急忙碰了碰他:“爸,您这不是班门弄斧吆,人家大妈啥道理不比您懂呢,再说,咱们今天是来……”张老汉似乎也觉得说多了,忙陪不是:“都怪我,大妹子, 你不见怪吧?”“哪里,哪里,您说得很好啊!”大妈笑着说:“咱们还是先听听孩子们的意见。”于是,羽丰便把如何开导张老汉,又如何安排两位老人多接触,互相了解的事绘声绘色地说了出来,俩老人听着,这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这些孩子精心安排的。羽丰最后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和菊英决定在城里合资买一套新房子,然后, 把二位老人接进来,两家合为一家,这样一来,我和菊英的婚事就不存在‘娶’和‘招’了”。“那叫什么?”二老疑问道,“叫结婚”。羽丰继续说:“你们二位老人也可以结成老伙伴”“这怎么行呢?”二老疑惑道。菊英插嘴说:“现在城里的老人正兴着找老伴,这叫‘结伴’,妈,时代变了,旧的不改革不行,咱今天这事,已经落后人家了”。二老还是有点迟疑。羽丰解释说:“把你们接到新居,一来是为了方便照顾你们,二来也是为了你们老有所依,乐享天伦,再说,大妈您已经超过退休年龄了,也该享享清福了”,大妈听了,还是默默不语,张老汉却笑着说:“这主意不错,本来我怕老面子丢不下,这样一来,我没得说啦”,菊英见妈妈还不表态,急着说:“妈妈,大伯都没意见了,您还犹豫啥呀!”大妈看看老汉,他在腼腆地笑着,看看羽丰和菊英,眼神里仿佛都包含一个盼字,大妈心里自忖:大家都赞同了,再不表态,反倒落得我的不是,于是,笑了笑说:“儍丫头,你把妈看扁了,妈见你们安排得这么好,心里高兴,我还说啥呢?”菊英一听,高兴地跳了起来:“我妈也同意了!”张老汉想了想说:“还有一个问题”“啥问题?”众人异口同声。张老汉说:“都搬迸新房子,那我们的旧房子怎么办?”羽丰说:“就把它当做渡假别庄”,张老汉终于乐呵呵地笑了:“这才是两全其美,皆大欢喜呀!”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时的心情:        《查看心情排行》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